首頁 新聞中心 圖片頻道 視頻頻道 房產頻道 汽車頻道 熱點專題 民生地帶 湘中人物 生活百科 分類信息 湘中社區 微婁底
首頁 文壇藝苑 青春婁底 正文

桃花癲

字號: 2012-12-18 15:17 作者:謝端平 來源:婁底新聞網 我要評論(1)

桃花癲

叮咚,叮咚,鐘聲響起時,抱雞婆村的石板路上突然涌出來蠻多人。走在最前頭的那個大雞公子似的后生仔又是方吊霸。他呷了二碗燒酒,勁火子特別足,皮鞋震得路邊沿的碎竹子、黃狗棍子、絲毛草、刺蒺藜、茅莓們紛紛躲閃,雞們鴨們躲進刺蓬窩,狗公們夾著尾巴逃竄。他后面跟著一群八百年前立的桿——老光棍,個個像呷了老鼠子藥一樣興高采烈的,狗屎上難撞鹽豆子,他們撞上了千年一遇的好事。方吊霸許諾喊一句:桃花癲我要頂你,就獎勵一根黃蜂子(芙蓉王煙,下同)。(這里說的“頂”,和論壇里頂貼的“頂”意思不同,請讀者朋友注意。)一根黃蜂子要一塊多,拱起屁股打十幾分鐘零工子才賺得到一根煙。不僅有得呷,還有得好戲看,會大飽眼福的。桃花癲說的那句話——抱雞婆村冇得幾個真正的男人,令方吊霸很不服氣,他扯長著脖子說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有光棍就問,什么顏色,是紅色還是黃色。有光棍自作聰明說,當然是紅色,方吊霸要砍下她的頭當凳子坐!另一個馬上接聲說,你是個豬頭,好男不和女斗,一定是黃色的,我們有好戲看啰。也有人猜測是紫色、白色、黑色或者綠色,為何?氣得啵。不過不知被氣得半死的是誰?桃花癲?方吊霸?都有可能。石貓咪碰上鐵老鼠,真個有得好戲看了。

然后光棍們七嘴八舌議論著桃花癲——厲害腳色。白虎呢,克死了男人,能不厲害?(桃花癲是不是白虎,目前還冇人考證過并得出肯定的結論。不過村里把守寡的都當成白虎。)眼珠子朝著天上,嘴巴皮涂得紅漆馬桶一樣。……有人主張用另一種方式來懲罰她——她什么都不怕,就怕溜拐精,見到四條腿的雞婆蛇也鬼叫鬼叫,往她被窩里塞二條,看她夜里做不做惡夢!方吊霸橫這人一眼,喝道,明人不做暗事,哪個呷了豹子膽敢背后搞她,老子就送哪個一條四十八節!大家倒吸了一口冷氣,褲襠里也冷嗖嗖的,不敢再談論下三爛的陰招。

桃花癲可不是好惹的。隔壁澤石村出了個生理上的桃花癲,在春暖花開的時候突然就脫下褲子,站在村口唱啊跳啊。而抱雞婆村這桃花癲是精神上的,更得罪不起的。叫她桃花癲,一則依了她名字的諧音,二則依了她比鐵板還硬的性格。幾百年來村里就這條石板路,她嫁過來后就倡議修路來。村里人對修路還真敢想不敢做,有人說那是政府的事,我們老百姓管自己碗里的鹽不起蛆就行了;有人說這條路幾百年了,世世代代都這么過來了,皇帝老子不管,國民黨和共產黨都不管,我們老百姓又何必自尋苦惱呢?……村里近千號人,有近千種意見。

桃花癲比男人更男人,為了動員修路,她天光半夜挨家挨戶地勸說,磨破了嘴皮子。當她把一疊紅票子甩在桌子上說是捐款時,麻雀子一樣嘰喳的村民服了。當她男人在修路時犧牲,工程停下來,她和老伯子大傻又決心憑兩個人的力量將路修通。幾百個人干不了的事,她想干成,這不是發了癲么?

在石板路的盡頭,大樟樹遮天蔽日,村委會的石灰墻閃閃發著光。方吊霸不由自主地停住,酒也醒了一大半。剛才那陣緊促的鐘聲是樟樹上吊著的鋼板敲出的。這塊大鬧鋼鐵生產時村里幾百人花了個多月煉出的處女作,掛在樟樹上就成了鐘。生產隊出工、傳達上級會議精神,等等,都要敲它。鋼鐘象征著權力,這象征一直延續至今。光棍們跟上來問方吊霸,要不要開始頂?方吊霸擺擺手說,估且聽之,看里面唱什么好戲。

村里開大會,從村委會搬出一張桌子,擺在樟樹底下做主席臺。今天開小會,就在村委會里。光棍們向來村事國事天下事事事不關心,爭著做“三子”——瞎子聾子和啞子。瞎子,大小公事視若不見;聾子,風聲雨聲全當無聲;啞子,就算看到了聽到了也絕不做聲。方吊霸像逗著一群鴨子一樣,以香煙和葷事為餌,引著光棍們來“列席”會議。聽著外面的響動,總支胡書記興奮地從司法所王所長口袋里搶了一包香煙,說,次次打賭我當書(輸)記,今天終于贏了一回。

這次鄉里十三個自然村都要換屆,幾十個鄉干部以抓鬮的方式分了點。王所長抓到去抱雞婆村的閹就哭喪著臉,他不是嫌抱雞婆村的人們窮得冇褲子穿,而是嫌抱雞婆村冇得一條馬路。他的雞婆子(吉普車)只能開到山坳坳,然后要改坐11路車(步行)進去。誰愿意去這狗都不拉屎的山旯旮!抱雞婆村屬于胡書記所在的總支管,算是父母官,他覺得父母官等同父母,哪怕再苦再累他也得去。他騙王所長說,抱雞婆村村民的覺悟高,換屆選舉工作絕對好抓。王所長不信,他們就賭一包黃蜂子——開會時有十人來旁聽,胡書記就贏了,否則胡書記還當“輸記”。

方吊霸朝里望望,桃花癲正對著窗子眼坐著,她那瀑布一樣的長發不見了,新剪的“西瓜皮”烘托出她的青春美。村里人形容女人漂亮,常說“夜眉子眼、黃蜂子腰、屁股像個大棉包”,這些桃花癲都具有了,再加上低領子上衣,緊包著屁股的牛仔褲,她比村里任何一條黃牝牛都性感!方吊霸的視線落到她那隆起的胸脯上就膠住了,她胸脯上隆起的是兩座饅頭山。

方吊霸身后倏地涌起笑聲,好幾個腦殼湊過來,有人說桃花癲怕是要發作了,衣領子那么低是要放羊進去呷草么。桃花癲見有人對她指指點點,以為她無限風光了,就屁癲屁癲跑出來瞧。一陣香風涌出,外面黑壓壓一片,男人們紛紛躲閃,有人還打了噴嚏。桃花癲問,今天刮什么騷風,臭男人們都老鼠子似的尾巴接尾巴地出來了?有人扯哄說,我們來列席會議的。桃花癲笑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們關心起國家大事了!

方吊霸回答,太陽想換個口味,以后就從西邊出來啦。光棍們吵吵嚷嚷,說,這太陽如果從西邊出來,抱雞婆村就有希望了;什么時候從西邊出來啊,我們等不及了……

方吊霸記起此行的目的,推了推身邊的一個光棍。這光棍會意就開腔了,問桃花癲:什么叫婦女半邊天?桃花癲就告訴他們,婦女這半邊天啊,重要得很,如果少了這半邊天啊,天就爛了,一百個女媧也補不了。有人就問,這么厲害啊,女媧是站著屙尿還是坐著屙?方吊霸挺挺腰說,就是嘛,冇得盤古頂起,這世界就冇得天!他后面那群光棍就起哄,喊著:頂起!頂起!

“頂”是個動詞,男人和女人都懂這個動詞的含義。頂起!頂起!這抱雞婆村的太陽怕真是從西邊出來了,平時麥子屁都放不出一個的光棍們不安份了。

胡書記向方吊霸招手說,想列席會議的盡管進來,我這里有一包黃蜂子。大家就涌進去搶煙抽,很快將煙搶光了。一個光棍只搶到空盒子,忙不迭地倒出自己的二塊一包的煙,再裝進“黃蜂子”煙盒內,并自鳴得意地對著大家晃了晃。屋里擺了三張書桌,分別給書記、村長(村主任,大家覺得叫村長更習慣)、會計的。因為老村長兼了書記,就給桃花癲配了一張,胡書記就坐在她的桌子旁。鐵皮桌子掉了油漆的部位已經生銹,白一塊黑一塊,紅一塊。六個小組長和五個黨員四個村干部只來了不到一半。胡書記用煙給會議補充了點人氣,一個光棍猛抽兩口說,我們是來頂桃花癲的,她說抱雞婆村冇得幾個真正的男人,方吊霸不服氣。

大家就齊刷刷地望著方吊霸。桃花癲這才曉得,原來他們是沖著她在昨晚的村婦女工作會議上說的那句話來的。她說,隔壁澤石村想修路就修成了,因為有一群敢做敢為的男人,而抱雞婆村冇得幾個真正的男人,所以致富路還得靠我們半邊天啊。說完這話她就后悔,但說出的話潑出的水,收回來是不可能的。村里好大的反響,連嘴巴被兩排衛兵守得挺嚴的老村長也忍不住敗她二句。老村長說,母雞化雄學雞公子叫陽記(兆頭)不好。

修路真得靠“半邊天”們么?當然靠不住。抱雞婆村的半邊天們不是四肢不全五官不正的瞎眼、跛腳之類就是二嫁婆甚至三嫁婆,要不就是從貴州等窮山溝溝里買來的,幾乎所有半邊天們谷籮大的字認不得幾擔,甚至有好幾個還是白癡(腦膜炎后遺癥)。能夠“陰盛”起來的唯一原因是物以稀為貴。上山坳組的組長低聲說,女人天生是蹲著屙尿的,誰想站著屙,一定會屙在褲襠里。這組長話音未落,他的堂客紅二嫚嫚不曉得哪個時候拱進來了,扯著他的耳朵“嘻嘻”笑二聲,說,你站著屙尿了不起啦,我們村里哪條水牯哪只雞公子哪條狗公子不是站著屙尿?!狗公子比你厲害呢。不服氣?你抬起一條腿來屙泡尿給大家看看?男人們向這組長吐吐舌頭,表示無法支援他。這組長在外面風光無限大話甩甩牛皮吹到天上,回到家里就變成了“氣管炎”。紅二嫚嫚被炮竹炸爛了右眼珠,她動了動右眼皮子,能將男人們震住。原先氣勢洶洶的男人們都噤若寒蟬,紅二嫚嫚為桃主任撐腰說,我們桃主任蹲著屙尿不假,但恐怕有些男人還想偷看呢。會議室里哄堂大笑。

方吊霸還想講幾句,希望將桃花癲講得面紅耳赤,向男人們公開道歉。這樣他才有面子在光棍們面前裝裝英雄。但那些曾擂拳擦掌要和他并肩戰斗打出抱雞婆村男人一片天下的光棍們早就縮了,退出去在樟樹底下享受著“黃蜂子”。方吊霸罵了句:真他媽的只配打光棍的家伙!

誰家往地坪里倒了洗碗水,雞們鴨們爭先恐后擠上去搶水中殘留的飯粒,咯咯咯,嘎嘎嘎,聲音比村委會里的發言還響。兩只雞公子頂著大紅冠子尾巴翹得老高,正昂首挺胸地巡視著。光棍們很窩火,紛紛撿起石子打著雞公子,雞公子跳到矮墻上“喔喔”長鳴依舊囂張。

會議接著開,桃花癲說她感覺春風吹到了縣城,又從縣城吹到了這偏僻的山村。連大傻也想把抱雞婆村變成生蛋雞婆村!生蛋雞婆生空了肚子,就不生了想抱雞崽了,我們要讓抱雞婆呷飽呷壯,每天都下蛋。屋外誰喊了一句:誰讓抱雞婆天天下蛋我們就選誰做村長。桃花癲說,要想富先修路,抱雞婆村千不缺萬不缺,就缺一條致富路!胡書記帶頭鼓起掌來,紅二嫚嫚對兩位鄉干部說,我們抱雞婆出了女中豪杰,她能帶領大家走上致富路,我們婦女同志們選她做村長!

桃花癲說,如果大家都同意修路,這村長我愿意當。她這話就像突然放了個重型炸彈,屋外那棵老樟樹差點被震得打筋斗,連蹲在花母雞身上的雞公子也滾了下來,胡書記眼睛放光,想當村長的女人在鄉里還是頭一個呢,如今新農村新女性就是不同。

老村長尖尖瘦瘦,越老越精干的樣子,他端著茶杯抿了一口,說起自己的豐功偉績來。他不甘心退出抱雞婆村的“江湖”,但村民們不看好他,他除了背幾句語錄講幾句從上頭學來的大話套話外,冇別的特長。

方吊霸一語雙關地說,昨夜我屋里的老鼠子爬到秤里,大家猜猜它有多重?桃花癲以為說的是她,說,這只老鼠子有九十八斤三兩,要縣城超市里的大秤才打得起,你稱溜拐精的小秤不行的!方吊霸怕她誤解,剛要開口解釋,胡書記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尿渣子少喝點,就仗著酒興靠著桌子睡著了。

外面幾個光棍喊:桃花癲,我們頂你!跛子王二喊得最兇。方吊霸動了動,將頭側向另一面。胡書記說,桃花癲你有蠻多粉絲嘛,如果你做了村長,帶領一班女同志,后面跟著一班男同志,再生出一班小同志,革命的隊伍就龐大了,我提議你做村長候選人!王所長也說,現在要培養女干部,我支持桃主任官升一級。他轉過身來,笑吟吟地對桃花癲說,村長是正九品官員,等你當選了,我們做頂花帽子給你。胡書記說,那帽子越大越好,最好有煮酒用的天鍋那么大。胡書記比劃著那天鍋,那天鍋他還抱不了呢。胡書記的幽默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方吊霸說,帽子上還要插幾根野雞毛呢,再扯幾尺紅布做二面旗子,插在她肩上當令旗。

桃花癲捂著肚子笑畢,說,村長這正九品細得像粒芝麻,戴上那么大的帽子、插上野雞毛和令旗會好辛苦的,不過我自有辦法,到時我請紅二嫚嫚做副將,這項形象工程交給她來做。桃花癲左右瞧瞧,叫道:紅二嫚嫚!紅二嫚嫚從屋外探進頭來響亮地回答:到!桃花癲笑著說,帽子雞毛和令旗都交給你保管啦。紅二嫚嫚擺擺手,說,這擔子太重,要方吊霸才擔得起。

老村長咳嗽二聲,冇人理會他,他就猛地站起說,抱雞婆村男女比例是3:1,這么多男人要被一個女人壓,恐怕不太好!他的幾個親戚也起哄,這姜還是老的辣,嫩姜子只能擺看相。桃花癲本來說著玩玩的,她并不希罕什么村長書記的,她只希罕誰當村長書記。她不料想老村長會在這個時候出她的洋相,呆了片刻麻著頭皮回擊道,我做不做村長無所謂,不過話要講清楚,我什么時候壓著了你們男人?我把短褲子罩在你們頭上嗎?

胡書記要大家將村長選舉當作重要的政治任務來做,放棄個人的利益以大局為重,把桃花癲惹毛了,不搭這塊豬肝了,村里選個這么好的女干部還蠻難的。桃花癲來村里第二年村里改選,鄉村二級的頭頭們三請四請,要她帶頭致富造福一方。桃花癲扳俏說,婦女主任做些啥,還不是勸勸架,拉著女同志去計劃生育,這工作太簡單了。胡書記靈機一動,增設了個“副村長”,由她兼職了。當時胡書記說,稱肉都要搭塊豬肝,婦女主任搭上副村長,你總該滿意了吧。

會議不能四平八穩地開下去,就好像一條壯水牯總是不聽話四處亂跑,拉爛了鼻子才往前走幾步。好不容易胡書記才將那壯水牯拉回到主題。上了年紀的一個組長發言,選誰都無所謂,村里年年砍樹,可村民們分了幾個毫子?這話題好敏感,老村長忙解釋——窮得冇褲子穿的村子能有幾個錢?錢來的時候像枯井里冒水,去的時候像放壩水?,F在做什么都要錢,今天開會不發紀念品會有人來嗎?

這提醒了大家,就有人問這次發什么物資。老村長回答,這次發現金,每人五十塊。好幾個干部齊呼“萬歲”。受了五十塊現金的刺激,會議在熱烈的氣氛中進行。候選人總定不下來,這個推張三,那個薦李四,最后來個無記名投票,每個黨員干部推薦兩個。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Tags:桃花癲 光棍

責任編輯:姜友富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興

  • 震驚

  • 憤怒

  • 無聊

  • 無奈

  • 謊言

  • 槍稿

  • 不解

  • 標題黨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直三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 大发一分快3规律 运输板块股票 陕西快乐10分平台 全球股市指数 湖北十一选五玩法表 宁夏吴忠11选5开奖结果 精品福彩论坛 内蒙古快三中奖的计算